阳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30871|回复: 3

我是 知青.夏理银 — —谨以此文献给新洲阳逻六九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三)

[复制链接]

22

主题

29

帖子

1

精华

中级水手

Rank: 3Rank: 3

积分
192
经验值
163
发表于 2020-3-11 10: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加入阳逻在线,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随遇而安a 于 2020-3-11 10:43 编辑


                                我是知青
                                   夏理银
——谨以此文献给新洲阳逻六九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五十周年
                             (三)待续
                         难眠的下乡之夜
      我们作为知识青年,共有31 人,他们分别是:林双福、吴春旺、王才健、陶春海、陶炎庭、雷柏岩、鄢双应、邓淑英、张莲云、万芳芝、张珍兰、董春娥、熊康琼、陶宏民、陶晓明、蔡运山、杨正度、邓幼云、程翠兰、陶多枝、周金秀、陈扬泽、万道宽、刘华国、卢强、林雁冰、杨梅香、郭成章、董明杰、陈三久、我。其中,除林雁冰、杨梅香、郭成章、董明杰、陈三久5名同学是投亲靠友、插队落户外,其他 26 人中:我、陈扬泽、万道宽、邓幼云、程翠兰、陶多枝、周金秀、刘华国、卢强9 名同学分到毛集公社,其他 17 名同学全部分到余集公社。
     1970 5 6 日上午,我们 9 名同学在其他未下放的同学和亲朋好友的陪同下,挑着行李,步行20 多里地来到了毛集公社 5 大队。其中,邓幼云、程翠兰、陶多枝、周金秀4 位女同学分到 7 小队。
- 微信图片_20190414125437.jpg
前为邓幼云,后排左起程翠兰、陶多枝、周金秀
    刘华国、卢强两人分到8 小队。
    我、陈扬泽、万道宽分到6 小队(土库湾)。
    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是,道宽是我们这届学生中唯一今年可以不下放的同学,因为他的年龄是我们这届学生中数一数二小的,仅只15 岁多,按政策规定,这次他是可以不下放的。但他考虑到如果明年下放,将会和其它年级的学生在一起,而今年则是本班的同学。于是,他选择今年提前下放。
    实际上我们分到6 小队的知青共有 5 人,还有两位老三届生。一位是丁元祥,因腿有点残疾,本属于照顾对象,故在同届同学下放时留了下来。可不知为什么,这次又要他下放。另一位是赵尚汉,去年同届同学下放时他因患病未下去,现在身体已愈,故和我们分在了一起。
    6小队的段队长来大队迎接我们。当我们来到队里时,队里的男女老少们已在进湾子路口的一处山包上等着我们。他们热情地围上来帮我们拿行李,簇拥着我们走进了位于山包上的一间长长的红砖瓦仓库靠边的一间屋子里,这里就是我们的住所。
    这间住所约有50 平方米,成横向隔成内外两块。外面是堂屋,也是厨房,没有什么家什,只有一口大灶和一口大水缸。里面则是一大一小两个房间,我们3 69 届生住大间,元祥和尚汉住小间。
    房间里摆有5 张床,这是什么样的床呢,用红砖码 4 个床脚,床脚上搁着一张格栅栏般的竹床架,床架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稻草。稻草金黄黄、干脆脆的,散发出一股浓厚的稻草香,看得出来,是刚晒过的。我们将带来的被褥往稻草上一铺,这就是我们的床了。
    中午,段队长在家中为我们“接风”,每人一碗蛋炒饭,很爽口。
    下午,队里送来了一些面条对付了一歺。
    晚上睡觉时这里可“热闹”了。
    刚躺下不久,耳边就传来“嗡嗡”的声音,蚊帐里进了蚊子。这才刚进入5 月份,蚊子就来了,又大又肥的蚊子,折腾了好一会儿,蚊子总算安静下来了。
    蚊子安静了,但老鼠又来了。仓库里老鼠很多,它们成群结队象集会似的在各个屋子里穿梭不停。我们这间屋子与放有谷子的屋子仅一门之隔,听说先前这道门是开着的,我们来后就锁上了。门锁上了,可以挡人,但挡不住老鼠,它们依然是暢通无阻。这些机灵的小家伙们精力特别旺盛,也不知是在调情还是在嬉戏打闹,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尖厉的“叽叽”的叫声。这种叫声很刺耳,使你难以入睡。
    实在受不了了,拼命地闭上眼睛,冷不防隔壁牛栏里又传来“哞”的一声长啸,惊得你睡意全无。
    还有那张床,只要人一动,它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那竹床架象要折断似的。
    人睡不着,那尿就多。屋内没有卫生间,撒尿要到屋外去。这里是山包,除了我们外,没有人烟。我们大门的左侧是牛栏,右侧是打谷场,打谷场上堆着许多高高的草垛。正对着大门的是一排茂密的树林。晚上出门一看,到处都是阴影,好象每个阴影处都有一双黑乎乎的眼睛盯着你似的。
    不仅如此,这里还有一个叫人毛骨悚然的说法。有村民说,以前湾子里曾死了一个人,说是得了什么传染病,不能放在家里,后来就停放在仓库边,也就是我们这个大门外。后来有人说,每当夜深人静时,这里常有什么响声。听之使人很是害怕。我们都不敢走远,紧贴着大门用最快的速度撒上一泡,草草了事。
    这一夜,我们彻夜未眠。
    5 7 日,其他17 名同学下放到了余集公社。其中,张莲云、董春娥、万芳芝、张珍兰4 位女生被安排在八大队一小队(余家八房湾)。
488eb67e5c7ac02fd25001b33559c1f.jpg
前:万芳芝,后排左起:张莲云、董春娥、张珍兰
    看见知青们的到来,村民们都很热情,并摆下了午歺“接风”。
    午歺里有鱼有肉,很是丰盛,但住宿却是一个问题。
    队里住房紧张,没有空屋。无奈之下,队长只好先将她们安排到湾子里的一座尼姑庵里住下。庵里尼姑不多,只有师徒二人。师付是外乡人,徒弟则是本湾子里的一户人家的女儿。按当地的习俗,庵不叫庵,叫“经堂”。尼姑也不叫尼姑,师付叫“师爹”,徒弟叫“二爷”。这师爹、二爷的年龄并不大,辈份也不髙,二爷在未出家时是湾里的晚辈。村民们之所以称
呼其爹、爷,主要是出于对佛教的敬重。师徒二人言语不多,但待知青很是客气。
    住宿安顿完毕后,村民们离去了,送行的同学们、亲朋好友们也离去了,经堂里顿时寂静无声。没有了热闹的人们,没有了亲朋好友们的陪伴,这4 位第一次面对社会的女知青们顿时不知所措,一股失落感、恐惧感、伤感之情油然而生,她们感觉到自已似乎被人抛弃了,抛弃在了这座超脱了红尘的经堂里。
    晚歺虽说还有些村民们送来的食物,但谁也吃不下。看着经堂里的青灯黄卷,听着暮鼓声声,想到家乡,想到兄弟姐妹,想到父亲母亲,不知是谁,鼻头一酸,哭了起来。紧接着又一个人哭了起来,最后大家都哭了起来。刚开始时,她们还是竭力地控制自已,小声地呜咽、抽泣,怕惊扰了经堂里的宁静。可越哭越伤心,越伤心越想哭,她们终于控制不住自已,那伤心的情绪如水库开了闸,渲泄迸发,索性嚎啕大哭起来。
    知青们的恸哭声惊动了经堂的师徒二人,她们不知所措,只是不停地安慰着这群可怜的孩子们。
    在离开家乡的第一天,这群少不更事的女知青们就这样整整地哭了一个晚上。


0

主题

9

帖子

0

精华

初级水手

Rank: 2

积分
34
经验值
25
发表于 2020-3-11 11: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0

精华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4
经验值
3
发表于 2020-3-11 11: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帖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3

帖子

0

精华

中级水手

Rank: 3Rank: 3

积分
163
经验值
130
发表于 2020-3-15 16:54:14 阳逻在线微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呀,怎么看全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免责声明|阳逻在线 ( 鄂ICP备09011060号-4 )

GMT+8, 2020-4-7 18:19 , Processed in 0.162411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