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逻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82767|回复: 3

我是知青 . 夏理银 (九)回乡 记 (完)

  [复制链接]

22

主题

29

帖子

1

精华

中级水手

Rank: 3Rank: 3

积分
192
经验值
163
发表于 2020-3-18 15:4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加入阳逻在线,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随遇而安a 于 2020-3-18 15:47 编辑

                                   我是知青
                                   夏理银
(九)回乡
                                 (完)
40多年了,当年下乡的村子已有些模糊,老一辈的人恐己不多了,现在的村民恐怕是他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了。我想找个向导,哦,对了,当年一起插队落户的道宽是再合适不过了。
道宽虽说在“滑车事故”中侥幸逃过了一劫,但他最终还是因家庭成份问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多次招工,他个人条件都通过了,但都卡在家庭成份上。我们都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那里,欲哭无泪,真正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下乡5 年半以后,终于才有家乡的化肥厂把他带回了阳逻。
农村需要化肥,在计划经济时代,化肥是配额供应,为了多配点化肥,这就少不了要和这位曾经在土库湾下过乡的化肥厂职工打交道。所以尽管道宽已离开了土库湾,但他和村民们还是有些来往。
听说我想回乡看看邀他同去,他二话没说,欣然同意。并主动提出带上他那辆刚买的电动自行车,说是路上方便些。
约好了道宽,我开始作点准备。先买点糖果,这是为村子里的孙子辈的孩童们准备的;再买点糕点,这是为村里的大娘大妈们准备的。当然,香烟是不能少的,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喜欢抽上几口。
2018 10 28 日,按照和道宽的约定,我从汉口出发,到阳逻后搭乘 308 路公交中巴到毛集街与他会合。
公交车穿过阳逻倒水河大桥,左拐,就上了直通毛集街的水泥马路。马路的左侧是倒水河,右侧是陶家大湖。车行在这条马路上,倒勾起了我的一些回想。
这条马路的前身是一道堤埂,那年,我头上长疔疮,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冬天回阳逻看病走的就是这道堤埂,堤埂很窄,凹凸不平,很难行走,更不用说下雨下雪了。所以我们往来于阳逻,毛集时一般都是在这里坐船。
第一次在这里坐船是下放的那天,火保、煥成等未下放的同学们把我们从阳逻街直送到这78 里地之外的湖边,有些同学要回转,当船离去后他们还站在湖边依依不舍,挥手告别。那个个子较小的焕成甚至还流下了眼泪。
给我们摆渡的是一条小木划子,摆渡人的名字己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们是夫妻二人,还有一个45 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很可爱,黑黑的头发,胖胖的脸蛋,一笑两个小酒窝。小女孩也站在湖边向我们挥手,看着我们远去。
以后我们每次坐船时几乎都能看见小女孩站在湖边向我们挥手。
眼前,一切都消失了,渡船没有了,渡口也没有了,那对摆渡的夫妻是否还健在?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现在或许己当上“奶奶”或“家家”了。
就在我还沉思在暇想之中时,中巴车已到了毛集街,道宽己先在这里等我。
我们漫步在毛集街上。毛集街变了,全变了。街道变宽了,当年的土路已铺上水泥,两侧的平房已換成了两层楼,店铺一间连着一间。道宽说,要是在早上,那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我们去的时候已过了时间,街上清静了。
001 11.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2.jpg
在这条陌生的街道上还有没有记忆中的残存物呢?我们找寻了一个来回,终于找到了一处还留存着一点记忆的地方,那就是当年毛集公社的所在地。

毛集公社所在地
这是一处平房,本曾是当地一位陈姓大地主的住宅,后没收用作毛集公社办公地。从大门进去,前面两侧是办公室,后面是会议室,当年,我们知青下放时就是在这里报的到,后来也曾在这间屋子里开过几次会。1971年我回城的手续也是在这里办理的。这处在当年是最起眼的平房如今显得很矮小、破败不堪,已近暮年,看之,令人有点伤感。

离开毛集街后我们骑上电动自行车,决定先到韩弄看看我们当年开挖倒水河的地方。
韩弄的变化真可以用“翻天覆地”4个字来形容。
昔日荒凉的山丘之地,现在已建成“武汉军用机场”,宽阔的机场内,一架架战机排成一支整齐的队列,昂首挺胸,蓄势待发。
一条干净、整洁、光滑、漆黑的双向4 车道柏油马路从飞机场直接通向毛集倒水河大桥。站在倒水河大桥上望去,宽阔的河面上碧波荡漾,几只小渔船在河中忙碌捕魚,水边有很多手持长竿的人在那里悠闲垂钩。
河两侧扬柳垂岸、树木成荫、绿草如茵。草地的停车场上停着许多颜色华丽的小轿车。游客们在那里支起帐蓬或小憩,或游玩。孩子们在那里追遂、打闹。
远处,倒水河蜿蜒曲折,不见踪跡,几处农舍掩隐在绿荫之中。
此情此景,如诗如画,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6.jpg

003003.JPG
河(韩弄)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倒水河大桥,直奔土库湾。
一路上都是水泥路,虽说路不宽,行走汽车有点问题,但干凈、平整,行走电动车、摩托车倒是很惬意。
一进湾子,就见路边有一栋两层楼的房子,一位老人在门口水泥路上铺着的一大块塑料布上晾晒谷子。我看了看他,不认识。他看了看我,也不认识。道宽上前仔细端详了一会说:“你姓段,叫什么银,哦,对了,段昌银”。段昌银一楞,随即想起来了:“哦,你是道宽”。道宽向他介绍了我,他说记不得了。
段昌银房子的地基就是原来的打谷场。打谷场旁我们知青住的那座长长的红砖瓦仓库,以及隔壁的牛栏也都被两层楼的住宅所取代。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8.jpg
当年知情住址(仓库),现建成住4.JPG

当年知青住址,现已建成楼房

离楼房不远,向美木夫妻准备到地里去摘菜,我们见面后也都互不认识了,只是他们对道宽还有些印象。
在交谈之际,从湾子里又走出一位老人来,他认识道宽,提到我的名字时他说有点印象。这位老人叫段能春,今年刚好是他的古稀之年。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0.jpg
0050.JPG
道宽
土库湾不大,大约只有30 间左右的房屋,大部分房屋都是两层楼,看成色这些房屋建成的时间并不很长。楼房之间还夹杂着几间老屋,这些老屋都已是残垣断壁、四面通风。
在这些残存的老屋中,只有原队长段锦荣的家还住着人。段队长早已去世,子女们都外出了,只有86 岁的老伴还独自呆在老屋里。老人家已不认识我们了,谈起当年知青的事她已完全记不起来了。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2.jpg
我们在湾子里转了一圈,湾子里的人很少,只见到了几位妇女和老人,没有看见一个男性青年、壮年,也没有看见一个孩童。甚至连牛、猪这些农村标志性的家畜都没有,只有几只鸡在那里追逐打闹。
由于没有人气,整个湾子显得很沉闷、冷落,甚至有几分凋敝。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4.jpg

0060.JPG
静悄悄的湾子
我们走出湾子,想看看我们知青的那2 分自留地。自留地还在,只是野草丛生,无人种了,自留地荒芜了。
其实,荒芜的又岂只是这2 分自留地,放眼望去,一片荒芜。小路边的棚屋顶上,躺着许多硕大的白色葫芦,由于无人採摘,这些葫芦都已变老,有的已经烂掉。
土库湾这个地方本是人多地少,俗称人均“一亩三分地”,对于农民来说,那是寸土寸金。记得当年给我们知青划这2 分地时,那是队里咬着牙才拿出来的。可如今,田地都荒了,无人种了。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16.jpg
080.JPG
段能春说,以前队里人口最多时有126 人,现在只有 23 人,其中,22人是妇女和老人,只有 1 名儿童。
有人戏称当今中国农村的留守人员是38(妇女)61(儿童)70(老人)部队,而在土库湾,连“61”几乎都没有了。
没有了孩子,没有了村民,我那带去的礼品顿时成了累赘。
人们都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农村里没有了孩子,那农村的未来又在哪儿?
地无人种了,那农民吃什么呢?
有三两户人家还有点劳力,就种点田种点地,其他人都买粮吃。
农村社会变化太大了,是的,农民的物质生活好了,有楼房住,有粮吃。但失去的东西也太多了:人情、友情、乡情、温情、亲情。对了,还失去了种粮的人,这是一个绝对不能忽视的问题。
我们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还是一个农业大国,农
业之根本在于粮,国家之根本也在于粮。俗话说:“民
以食为天”,没有粮,什么都谈不上。粮食是要人种的,
但我们种粮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呢?
由于城乡、地域贫富的巨大差别,农民都去了城市;去了富裕的地方;去了不种粮的地方。
贫穷,逼迫着世世代代以种田为生的农民拖儿带
女,远走他乡。
农民不种粮,将来吃什么?
有人说,我们国家有钱,可以到外国去买粮食吃。
是的,我们国家是有钱,是可以到外国去买粮,但那是自已的粮吗?能靠得住吗?
君不见,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一场发生
在中国的人类少有的大灾难吗,有人吃树皮,有人吃观
音土,还有无计其数的人被活活饿死。没有粮的惨剧殷
鉴不远。
君不见,即使是在近几十年里,西方列强动辄对我们实施封锁、惩罚、要挟、制裁。这对我们来说,就象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在头上。
作为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农村不能没有农民,粮食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古人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个人如此,国亦如此。

002.jpg

1

主题

33

帖子

0

精华

中级水手

Rank: 3Rank: 3

积分
163
经验值
130
发表于 2020-3-18 22:32:37 阳逻在线微社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呀,就是短了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4

主题

9117

帖子

1

精华

中级船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413
经验值
1029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写的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4

主题

9117

帖子

1

精华

中级船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413
经验值
10296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忧患意思。疫情期间,也就是几天前,越南就停止了对外出口粮食。虽然短期中国有战略储备粮,但长期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免责声明|阳逻在线 ( 鄂ICP备09011060号-4 )

GMT+8, 2020-4-4 04:28 , Processed in 0.170545 second(s), 4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